核心提示: 夕阳在天边晕染出绚丽的晚霞,繁忙的公路上奔跑着一颗颗归心似箭的疲累心。   白色宾士轿车内搭载着汪家一家四口,前座的是汪家父母,后座则是一对儿女。   今年十七

       夕阳在天边晕染出绚丽的晚霞,繁忙的公路上奔跑着一颗颗归心似箭的疲累心。

 
  白色宾士轿车内搭载着汪家一家四口,前座的是汪家父母,后座则是一对儿女。
 
  今年十七岁的汪若薇十分疼爱小她七岁的弟弟,已是个小大人的她,手拿着刚在木栅动
 
物园买来的玩具,跟弟弟展开一场大战。
 
    那天晚上,静雨是在容容家睡的。早晨起来,静雨一睁开眼睛就一下翻坐起来,拍了一
 
下大腿,叫道:“坏了,迟到了。”
 
    容容揉揉惺忪的眼睛,问:“什么迟到了,莫名其妙!”
 
    静雨说:“废话,当然是上班了,我在一家超市上班,这下可把我罚死了。”
 
    容容说:“要不,我看爸爸在不在家,要在家我叫我爸开车送你。”
 
    “快点吧!”静雨心急火燎的叫唤着。
 
容容.jpg
 
     容容连滚带爬地起来,跑到院中一看,爸爸的车还在,于是她就敲爸爸妈妈的房间门
 
,大声叫道:“爸爸,你快起来,给我送个人。”
 
     爸爸很快拉开门,揉着眼问:“容容,怎么啦,你说送人,送谁呀?”
 
     “是她,我同学,静雨,她要迟到了,你送送她吧。”
 
     “好好,我这就来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掌柜是整个保宁府‘船家商行’总号大掌柜,名叫陆渐离。”
 
    “他怎么不来呢?”
 
    “大掌柜手下商号太多,这段时间特别繁忙,说是等空闲了,一定登门拜访爵爷。”
 
    “嘿嘿,他地架子不小啊。他派你来给我送这么一份厚礼,有什么事呢?”
 
    苏仁福苏管家咳嗽了一声,看了看杨秋池身后的几名护卫。杨秋池笑道:“这些人都是
 
我的心腹,你尽管说好了。”
 
    苏管家笑了笑,探过身子说道:“爵爷,没别的事情,就是我们陆掌柜早就听说爵爷年
 
少有为,官居伯爵,一直十分的仰慕,有心结识爵爷,不知有无此等荣幸?”
 
   说完,她选了最近的一间厕所躲进去,坐在马桶上发愁。
 
  她不知道麦席军来巡店要多久时间,也无法预估她要等多久才能出去。
 
  若叫人为她通风报信,又不知怎么应付接踵而来的疑问……唉,真是糟糕!
 
    室内一片昏暗,仅在窗边有微微的月光洒入。
 
  柔软的大床上,两具翻滚的身躯纠缠着,喘息声、娇吟声交织成欢爱的乐音。
 
  「啊……」汪若薇恍惚高吟,整个人随着他进出的频率冲上了喜乐的极致,攀上欲望巅
 
峰,与怀中的他一同焚毁。
 
  她轻颤着,娇躯布满薄汗。
 
  「若薇……」麦席军低头想亲吻她,她却别过头去,推开他坐起。
 
  「我去冲澡。」她语气冷淡,表情清冷。
 
  行走的窈窕身影婀娜多姿,每一次见面,麦席军就觉得她越来越性感,越来越娇美,即
 
使只是一个指尖的动作,都充满女性的柔美魅力。
 
 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