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刘勇在南极划皮划艇探险。  “云人”刘勇:用极限运动打开云端天堂  对今年47岁的刘勇而言,生命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冒险。  刘勇的微信名叫“云人勇哥”,这是他行走云端、攀

刘勇在南极划皮划艇探险。刘勇在南极划皮划艇探险。

  “云人”刘勇:用极限运动打开云端天堂

  对今年47岁的刘勇而言,生命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冒险。

  刘勇的微信名叫“云人勇哥”,这是他行走云端、攀越高山的真实写照。在登山圈子里,提起“勇哥”,不少人都能对他的事迹如数家珍。探索世界近20年,他的足迹遍布喜玛拉雅、喀喇昆仑、邛崃山脉、横断山脉、阿尔卑斯山脉、北美、中南美洲甚至南极大陆。他用自己的身体,勾勒出了独属自己的、不可复制的冒险地图。

  刘勇的真实身份是四川大学户外运动研究所研究员,也是四川旅游学院的一名老师。平时上课、做科研,假期就去冒险,在工作与生活之间,他找到了平衡。

  初冬的成都,刘勇身着单薄的机车服、戴着头盔,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而来,这是刘勇出行的方式,有时呼啸在山野间,有时奔跑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里,给人一种无拘无束的快意。

  爱上冒险

  不去重复前人的路 让攀登更有创意

  棱角分明的脸上,如雕刻般深邃的目光中透露着一丝坚毅,常年的户外运动把他的皮肤晒得黝黑,低调、自信、谈吐风趣,这是刘勇给人的第一印象。刘勇的爱好很多,登山、滑雪、摩托越野、攀岩、攀冰、滑翔伞、高空跳伞……各项极限运动都是他探索世界的方式。

  这一切的开端,是一次志愿者服务经历。1990年,一支外国登山队前往西藏登山,邀请刘勇担任队伍的翻译。登山是一项需要技巧的冒险,不仅需要专业的设备如登山鞋、登山包、指南针、御寒衣物等,还需要攀登者有个强壮的身体抵御各种可能遇到的障碍。刘勇没多想,拿着登山队支援的登山包便果断加入了登山行列,前往西藏。

  或许是天赋使然,第一次登山的刘勇没有任何高原反应,“不仅成功登顶,还比外国人爬得快。”这次经历,让刘勇爱上了这种与自然亲密接触的运动,“我很喜欢雪山,在山里没有外界、只有自己,这也是对我毅力的挑战。”此后一发不可收拾,刘勇开始攀登各种各样的山,渐渐成为一名专业登山者。

  “专业登山面临的考验就不仅仅是攀登了。”刘勇说,登山途中可能面临各种各样的阻碍,因此攀岩、攀冰等技能都是必要条件,多掌握几项极限运动技能,才让攀登未登峰成为可能和现实,也能开始不去重复前人的路,让攀登变得更具创意。

在加拿大悬崖行走。在加拿大悬崖行走。

  机缘巧合

  成为金冰镐华人评委 却拒绝攀登奖项

  2012年,刘勇还在四川大学读硕士,一个消息传来震惊了登山界——他获邀成为2012法国“金冰镐”奖六位国际评委之一。金冰镐素有登山界奥斯卡奖之称,而这也是法国设立“金冰镐奖”以来,评委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华人面孔。

  “我原本不想去的。”提及这次经历,刘勇颇感逗趣,法国发出评委邀请时,他正在准备博士入学考试,原本准备放弃名额,结果等来了考试延期的通知,这才欣然前往。

  他为何进入法国人的视野?说起来还有一段小插曲。当时几位法国人来到四川登山,涉及的诸多山峰也很险峻,他们断定自己是首登,可跟当地人一交流,才知道很多年前一个叫“大刘”的人就来登过了。“中国民间也有这么厉害的登山者?”法国人抱着寻找知音的态度,辗转多次后终于和刘勇碰面,并发出了金冰镐奖评委的邀请。那一年,他的攀登也同时入围了金冰镐奖。

  这趟评委之旅让刘勇与法国的登山者有了亲密交流,也在法国境内完成了冒险,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奖项的评价:“我是反对这种评选形式的。”在刘勇看来,登山是挑战自我的极限,是探索自然的未知,这原本就不该是一项比赛。这也让他决定,不接受任何的攀登奖项。

  征服“未登”

  喜马拉雅南坡未登峰留下中国人足印

  翻开刘勇的履历,多数攀登已被载入登山史册,可他却并不这样认为。探索未知、去大自然冒险,是不是未登峰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“这么壮美的风景还未曾被人类领略过,而我想试试。”

  2013年是珠穆朗玛峰被人类登顶的60周年。彼时刘勇正在尼泊尔飞滑翔伞,这里恰好地处珠穆朗玛峰的南坡,在与当地人聊天时他无意间了解到:此前登山者大多从喜马拉雅的北边登山,好像还没有人从南边登顶。

  回到成都后的刘勇念念不舍,查阅资料发现:中国还没有登山者越过喜马拉雅的南坡登顶。三个星期后,刘勇又飞往尼泊尔,发现果真还有一座山没有人类的脚印:尼泊尔Bamongo峰。

  “为什么我不可以试一下呢?”就这样,2013年10月21日,刘勇和他的探险伙伴出发了。这座海拔6400米的山峰是中国西藏和尼泊尔的界山,仅在南壁和北壁两面可以攀登,因此路线很难。

  经过7天跋涉,一行人终于抵达海拔4800米的登山大本营,而随之而来的攀登下段是更严峻的考验,在冰川和岩壁混合中进行。顶着大风和寒冷,刘勇和同行者终于在尼泊尔当地时间10月30日成功登顶。他也成了首位在喜马拉雅山脉南坡完成未登峰的中国人。

  南极探险

  乘坐帆船前往无人之地 跳进冰水中游泳

  “登山的线路那么多,但我希望可以从最漂亮的那条上去。”于刘勇而言,出发的原动力可以是一次探索未知的愉悦,又可以只是一张风景照的牵引,只要是大自然的美,都足够吸引他去冒险。

  因为曾看到过一张南极的美图,照片上几个法国人在一块冰上漂着,“我们也去!”刘勇说去就去了。2015年12月着手准备,2016年1月他便率领一支小型的探险队,带着三位非专业登山爱好者踏上了去南极无人之地的旅途,“无人之地,这四个字就足够美了。”

  近几年,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赴南极旅游客源地,仅次于美国,而这其中,刘勇带领的探险队一定是最酷的,他们选择坐船航海前行,“坐飞机倒是快,直登顶峰,但是少了探索的快乐。”从阿根廷最南端乌斯怀亚出发,帆船经过德雷克海峡和魔鬼西风带,最终抵达南极,这是一场48天的探险。

  南极大陆是完全的无人之地,昼夜温差超过40摄氏度,当地没有救援,没有补给,卫星电话也没有信号,连离人类最近的地方都在一千公里以外。在这样与世隔绝的自然环境下,刘勇开始“放飞自我”,一跃跳进了南极冰水中游泳,“下去三秒身子就僵了,就是想尝试一下。”

  这场冒险注定载入史册,在南极的48天里,刘勇和队友完成了登山、滑雪、皮划艇、攀冰等极限探险挑战,他成了首位在南极大陆腹地及半岛完成综合式探险的中国人;足迹踏过9座山峰,开创出了7条新的登顶路线,并挑战了2座未登峰,这也是中国人首次在南极大陆上完成未登峰探险。

  “普通人只要专注做一件事,都能做好。”当旁人表达敬畏之情时,这是刘勇的回答。在他看来,过往的经历算不上什么,他更乐意向前看,“我的冒险还在继续。”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秦怡图由受访者提供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