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   贫民窟“别有洞天”,运动在“里”,贫穷在“外”。陈甘露摄  在如今的里约,羽毛球和足球一样,也能给贫民窟的孩子带来希望。陈甘露摄 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陈甘露里约热内卢现

  贫民窟“别有洞天”,运动在“里”,贫穷在“外”。陈甘露摄

  在如今的里约,羽毛球和足球一样,也能给贫民窟的孩子带来希望。陈甘露摄

 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陈甘露里约热内卢现场报道

  里约著名的景点科帕卡巴纳旁,有一个著名贫民窟――巴比伦尼亚。如果从海滩去巴比伦尼亚,你只需要过两个街口,然后,一堵残破的墙上有一幅巨大的涂鸦,三位足球明星,其中有一位不需要过脑子都知道是谁――罗纳尔迪尼奥。这位中国球迷喊做小罗的巴西球星,当年正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。

  里约城有200万人居住在贫民窟里,夜晚的里约雨中带着雾气,山上星光点点,看似美丽的萤火虫,却让居住在这里的人丝毫读不出浪漫,这就是贫民窟,所谓“上帝之城”。当你踏上气味难闻的楼梯,七拐八弯地从蜘蛛网一样的电线下往上爬,所有的内心独白,或许只有――这是一个被遗忘的地方。

  不过,这里没有被运动所遗忘。

  当地时间8月11日,里约奥运会的羽毛球项目正式开始,而在这座城市里,大多数人在奥运会开始前甚至不知道这是一项怎样的运动,更不要说玩过。但在里约城郊的西边,有一个叫查科瑞纳的地方,从外观看,平淡无奇的蓝色方格子、色彩斑斓的屋顶,和里约大大小小600多个贫民窟没有任何区别。在这个贫民窟里,孩子们最爱的运动竟然就是羽毛球,而这里,也走出了巴西历史上第一批羽毛球奥运选手。

  巴西第一批羽毛球奥运选手

  全都是贫民窟里的孩子

  贫民窟里的训练场

  这个贫民窟里最显著的标志是四块球场,而到了固定的训练日,两百个当地的男孩和女孩穿着整齐的黄绿色T恤,到这里来练羽毛球。孩子中打得最好是19岁的尤格・奥利维拉,因为这不仅仅是他的主场,还是他的家。或者说,球场是他家的一部分。

  尤格的爸爸塞巴斯蒂昂是一位体育老师,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木匠,打开卧室的窗户,下面就是球场,他幽默地说:“坐在这里看他们打球,感觉就像看电视。”

  尤格和另一位在这块场地训练的女孩罗哈尼・韦森特,如果不是东道主的原因,显然无法参加奥运会,因为尤格世界排名第62,韦森特第72。但最终他们幸运地成了巴西历史上第一批奥运羽毛球选手。

  屋顶上的奥运选手

  让尤格认识羽毛球的是他父亲的同事,那位高中老师在意大利观看羽毛球比赛后,带回来两个球拍和一支羽毛球。“这是网球吗?”“不,是羽毛球。”听完老师讲述了羽毛球的“玩法”后,他就和老师在沙滩排球场地上打起了羽毛球。

  考虑到街道上不安全,木匠兼任体育老师的爸爸发挥了长项――在屋顶安了一个网,并且陪儿子练习。“因为我的朋友都不想和我一起打羽毛球,他们喜欢冲浪或者排球、足球。而我每次打球,就感觉自己像羽毛球一样,可以飞出贫民窟。”

  三年后,尤格在电视机上看到了伦敦奥运会的羽毛球比赛,当时他连一刹那都没有幻想过,自己也会登上那个舞台。四年后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在自己生长的这座城市,他穿着巴西的比赛服登上了赛场。

  里约奥运会测试赛,尤格遇到了自己的人生偶像――超级丹,比分已经不重要了,而更幸福的是,那一天正好是尤格的生日,“他用刚刚学会的葡萄牙语对我说了一声生日快乐,我们还合了影。”

  桑巴融入羽球步伐

  因为有一位体育老师的爸爸,尤格也有不错的运动天赋。他没有接受专门的训练,唯一的练习场所就是屋顶挥拍,然后在网上搜索和观看其他羽毛球选手的打法,他发现从球场一方跑到另一方需要很快的速度,于是他发现他的另外一个兴趣――桑巴舞可以帮助他实现这一目的。他觉得打羽毛球时脚步快速的移动和桑巴舞异曲同工。在运用桑巴舞练习打羽毛球后,他变得更加灵活快速。随后,他的父亲也把桑巴步伐的训练推广了,升级为羽毛球教练的塞巴斯蒂昂说:“我发现孩子们不喜欢练步伐,于是我就教给他们一些我最擅长他们也最擅长的东西――桑巴。”

  和父亲一起进步,也是尤格的动力,三年的时间他进步很快,并在2015年他被巴西奥林匹克联合会邀请加入国家队训练。随后,他去了13个国家参加比赛,在9月份成为巴西羽毛球选手排名中的第一名,也拿到了奥运资格。

  贫民窟里的羽毛球基地

  看着儿子的梦想终于实现,通过洁白的羽毛飞出了贫民窟,塞巴斯蒂昂没有满足,而是想要帮助更多的贫民窟孩子,希望有一种运动让他们远离枪支、毒品和酒精,然后改变他们的命运。

  他和老婆找到身边任何能用的工具,他们挖了一块类似游泳池的地方,地上涂上沥青,就成了羽毛球场。好让来这里训练的孩子们光着脚打羽毛球,就像他们在街头光着脚踢球一样。

  “我把这辈子我挣的所有钱放进了这个羽毛球场,我的汗水、我的血。”而在巴西媒体报道了他们的故事后,塞巴斯蒂昂也终于得到了一点外界的帮助――一位瑞士人看过了他们的球场后,寄来了一些衣服、球拍还有球。2007年,他又发挥了自己“淘垃圾”的本领,从2007泛美运动会后捡到了很多丢弃的羽毛球器材,于是,这片用“废弃物”搭建起的球场,成了巴西羽毛球的国宝级基地。在泛美青少年运动会中拿到了68块奖牌、南美青年运动会中赢得了30个冠军,其中就有参加巴西奥运会的另一对贫民窟姐妹――韦森特姐妹,她们将搭档参加双打比赛。

  “我的梦想很简单,就是让贫民窟的孩子在贫民窟打球,然后激发更多贫民窟的人。”如今,塞巴斯蒂昂的羽毛球基地已经是国际非盈利组织,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前来帮助,200多个孩子正在这里训练,单纯地感受羽毛球的快乐。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