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 资料图: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昆都士活动。(法新社)  参考消息网5月25日报道 外媒称,当了近5年的人质,游走于混乱不堪的巴基斯坦-阿富汗边境沿线敌对的好战组织之间,忍受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,然后,突然有一天,逃回了

资料图: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昆都士活动。(法新社)

  参考消息网5月25日报道 外媒称,当了近5年的人质,游走于混乱不堪的巴基斯坦-阿富汗边境沿线敌对的好战组织之间,忍受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,然后,突然有一天,逃回了家乡,回到亲人身边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

 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网站5月16日报道称,巴基斯坦的沙赫巴兹・塔西尔释放后第一次接受英文采访时对CNN记者克里斯蒂亚娜・阿曼普尔说,这是对耐心的考验,信仰的力量和经常性的善举使得他承受住了这些痛苦经历。

  2011年8月26日,沙赫巴兹・塔西尔在他的家乡拉合尔被好战分子绑架。此前仅仅几个月,他的父亲萨勒曼・塔西尔(已故的旁遮普省长)因公然反对一部亵渎神明的法律而遭到暗杀,这部法律使得侮辱伊斯兰教成为一项可被判处死刑的罪行。

  被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抓获的沙赫巴兹对CNN记者说,该组织在好战分子圈里以“冷酷、残忍和最好的战士”而闻名。他在被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囚禁期间,备受虐待,折磨他的人制作了“夸张的好莱坞式的视频”寄给他的家人和政府,迫使他们满足其索要赎金的要求。

  沙赫巴兹对阿曼普尔说:“他们拔我的指甲,用橡胶鞭子抽我。第一天是100下,后来增加到200下。他们用刀刃划破我的后背,然后往上面撒盐。他们把我的嘴缝起来,饿着我。他们把我后背上的肉割下来,我流了七天的血,他们什么药都没给我。”然而,哪怕是经历了这些令人痛苦的残忍行为,总还是有一线希望和光亮。沙赫巴兹的妹妹谢赫里般诺・塔西尔对CNN记者说,他们的妈妈与他的通话会坚定他的决心。沙赫巴兹说“绑架者打电话给我妈妈时,不是我在跟她说,其实是他们在跟她说,我只是他们的工具。我知道,她也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但是,我学会了关注她的声音。我喜欢听到她的声音。”

  2015年11月,阿富汗塔利班和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之间发生了一场血战,使得沙赫巴兹有机会在混乱中逃脱。后来他被阿富汗塔利班抓获,阿富汗塔利班不相信他被绑架并被索要赎金的事。沙赫巴兹被判刑2年,但是,他突然时来运转,一名塔利班成员把他给放了。沙赫巴兹说:“你在根本没有人性可言的地方发现了仁慈之心真的是很疯狂。”

  2月29日被释放后,他经过艰苦跋涉回到了巴基斯坦,他于3月8日抵达巴基斯坦西南部小镇古杰拉克,到那里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妈妈。沙赫巴兹留着长头发和零乱的长胡子,简直令人无法辨认,他看上就像是阿富汗塔利班成员。人们不愿意帮助他,后来,一名真正的阿富汗塔利班成员可怜他,给他用了一下自己的手机。

  他的妈妈阿姆纳・塔西尔对CNN记者说:“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,我简直不敢相信!”

  他的家人着手组织人手营救他,社交媒体和当地电视台都播出了这一消息。

  就在几天前,也就是3月2日,杀害萨勒曼・塔西尔的人刚刚被体面地埋葬,他的遗体被花瓣覆盖。数千人出席了他的葬礼。

  现在回到家,无所畏惧了,人们对杀害他父亲的男子的这种反应并没有令沙赫巴兹・塔西尔感到困扰。他对阿曼普尔说,人们的反应并没有令他感到气馁。

  他说,“你可以以你希望的方式来接受这一奇迹”,他把自己描述为“从死亡边缘走回来去祝贺我的父亲”。

  沙赫巴兹对CNN记者说:“你已忘记了你所爱的人的面孔,然后,突然间你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。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惊异的感觉。我看到了妻子,和我妈妈一起吃早餐,开车和哥哥一起去看球赛。”

  夜幕降临,沙赫巴兹结束了他的访谈。深爱着他的女人们都在附近徘徊。他的妻子玛欣站在旁边,拿着他的笔记本,他的妹妹站在摄像机后面,为电视台工作人员准备着柠檬水。在门厅里,他家的那只哈士奇奥斯卡蜷缩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。

  一家人团聚了。

  阿姆纳・塔西尔走进来,称赞了她勇敢的儿子。

  她对CNN记者说:“当我和孩子们在一起时,这是我四年半来第一次哭。等待终于结束了。”(编译/许燕红)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