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   食色性也,男人好色是人之常情,很多人在有老婆的情况下遇见了心仪女人后还去偷情。老公偷情妇,翻云覆雨是要满足自己性欲,干柴烈火变成了永远不能说的秘密…… 老公偷情妇的案例   一、老公偷情妇的案

  食色性也,男人好色是人之常情,很多人在有老婆的情况下遇见了心仪女人后还去偷情。老公偷情妇,翻云覆雨是要满足自己性欲,干柴烈火变成了永远不能说的秘密……

老公偷情妇的案例

老公偷情妇的案例

  一、老公偷情妇的案例

  1、24岁男子与41岁女子偷情,遭其丈夫捅死

  8月11日零时许,柳州市公安局桂中责任区刑侦大队接报警称:河东路河东新村五队菜市停车场有人被捅伤,嫌疑人已逃跑。接报警后,民警赶赴现场查看,发现案发现场的一辆白色小汽车驾驶室内,坐着一名混身是血的男子。经120医生现场诊断,确定被害人已经当场死亡。

  民警立即对案发地及周边地带进行勘查及走访。经查,受害人为一男一女,死者叫覃某文,男,24岁,柳州市人。据勘验情况分析,其被人用刀捅中颈动脉、胸部,导致当场死亡。伤者叫李某玉,女,41岁,广西武宣县人,脸部被划伤。

  随后,民警锁定李某玉的丈夫为嫌疑人。并对嫌疑人家属进行动员劝其自首。3小时后,今年46岁的武宣县人陈某西向警方投案自首。

  据陈某西向警方供述,其妻李某玉与死者覃某文是一家日用品批发公司的同事,李某玉负责送货,覃某文是送货司机。经过长期接触,李某玉与比其儿子大一岁的覃某文发展成了情人,从今年1月份至今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。

  今年4月,陈某西发现妻子出轨后,曾找过覃某文,希望其终止这段感情,但遭到拒绝,被对方言语刺激的陈某西,开始萌生了要杀覃某文的念头,并购买了一把单刃尖刀。

  7月,李某玉离家与覃某文租房同居,陈某西多次跟踪,掌握了李、覃二人的出租屋及停车的位置。

  8月10日22时左右,陈某西拿着之前准备好的尖刀来到了案发地附近的报刊亭等候。11日零时,覃、李二人开车回来,陈某西拉开左后门窜上车,抓住覃的头往后一拉就朝其颈部和腹部连捅三刀,坐在副驾的李某玉在夺刀的过程中也被乱刀捅伤。

  作案后,陈某西回家简单清洗之后离开了家,之后走进附近派出所投案自首。

  目前,犯罪嫌疑人陈某西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
偷情妇

偷情妇

  2、男子偷窥老板情妇忍不住与其偷情

  臣涛下班后喜欢站在阳台上乘凉,顺便凝视着对面那栋楼第八层的窗户。

  搬到这小区来的第一个晚上,就是站在这个阳台上,透过那扇窗户,窗帘没有完全的拉上,臣涛看到了屋子里让他激动的一幕。

  臣涛至今还记得,那粉红色灯光下穿黑色内衣的女人。慢慢地,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撩起了她的睡衣。从她做出的那些性感的动作,臣涛判断这个女人有点像少妇,有着一股别样性感的风韵。他没有望远镜,看不清楚对方的脸。这让他有些后悔,要是早知道搬到这个新租的公寓中,能够在阳台上看到这么迷人的夜景,他就会去买一个望远镜来准备着。

  遗憾完毕,臣涛继续站在阳台上,欣赏着对面的表演。 男人坐在沙发上,留着平头,很专注的看着面前的女人,不时的用手在女人腿上摸一下子。由于没有望远镜,也看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是谁。但是,臣涛关心的不是这个男人,而是正在慢慢的拉起黑色睡衣的女人。

  睡衣被拉起,修长的腿上,露出了她的网状袜子,女人用手在她的腿上抚摸着,在男人的面前摆出各种火辣的姿态。这一幕,让臣涛联想到了脱衣舞表演,他一下被对面房间中发生的事情吸引住了。

  女人的手摸到了大腿的最上面位置,用一个挑逗的动作,拉下了一边的丝袜。另一只手,开始拉开她的睡衣肩带。右肩的睡衣慢慢的滑落,落到了她的胸前,在她的胸部位置,停了下来。快,再朝下面脱一点,臣涛看到女人只把睡衣拉到了胸前,就没有朝下面拉的意思,着急起来,不断的在心里叨念着,希望看到他最想看到的一幕。

  女人的身体不断的抽搐,毫不怀疑,这女人一定是被那男人在折磨着,男人就是想用这种变态的方式,从这个女人的身上获得他的心理满足。

  虽然不知道对方两人是什么关系,女人是不是也希望男人用这种方式对她。但臣涛很想冲到对面,把那男人狠狠的揍一顿。

  臣涛的脑中,仿佛听到了女人的一声尖叫,是女人疼痛的尖叫。等到女人最终发出了不知是哀嚎还是快乐的呻吟声,男人才离开了女人的身体。最后,女人站起身来,摸了一下刚才被男人打了几下子的地方。仿佛,那里还有一点点疼痛。这过程中,臣涛一直站在阳台上,偷窥了整个过程。

  第二天晚上,臣涛又站在这个阳台上,等了半天,对面的那扇窗,还是一片漆黑。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安,他担心这个女人出了什么事情。平时,这个时候,对面的那盏灯早已经打开了。这天晚上,臣涛失眠了,一直在想着对面的那女人,想着她为什么这么晚了,还没有回家。更让臣涛想念的,还是女人穿着睡衣那性感的骚样,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,去挑逗她的男人。

  臣涛想,也不知道那男人和女人是什么关系,但他看得出来,男人似乎有些粗暴,对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,一点都没有怜爱之心。还是,这个女人喜欢被虐的感觉,喜欢男人用皮带抽着她的屁股,发出一声声满足的呻吟吗?

  对那女人的样子和身份,楚臣涛充满了好奇。他想,这女人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,上下班能不能在小区中碰到?不会是做小姐的吧,臣涛闪过这样一个想法。但是很快否决了,哪有小姐晚上在家的,于是臣涛就判定,这女人可能是别人包养的情人。

情妇

情妇

  老总的未婚妻

  白天醒来,臣涛一般都会忘记晚上看到的或者想到的东西,包括对边那个女人的影子。生活又开始了,上班,见客户,或者其他,这些日常的事情会让臣涛感觉好点。

  臣涛的上司是个美女,臣涛倒不会在意太多,因为她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尤物,只是今天,上次突然跟他八卦起来:“臣涛,听说老总的未婚妻来我们公司了,你看见了吗?”,臣涛摇头表示没有,“听说她可是大美人呢。”臣涛点点头,知道上司是想问她和老总的未婚妻相比,谁更漂亮一点,于是知趣地说:“有多漂亮?有你的身材好吗?有你漂亮吗?”

  果然,上司心情大好,臣涛也纳闷,能让上司嫉妒的美女到底是怎样?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,想看看老总的未婚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女。为了想看美女,臣涛专门找了理由去老总办公室签字,在这途中,臣涛却突然想起他家对面的女人,也不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。

  正想着就来到了老总门口。咚咚咚。 臣涛敲响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。但,他的心跳得很厉害。 “进来。” 臣涛壮胆的推门进去,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漂亮女人。卷曲的头发,白皙的瓜子脸蛋,真的很迷人。那双大大的眼睛,看得臣涛的心里在翻江倒海。

  女人竟然冲着臣涛微笑了一下。臣涛也出于礼貌,对那女人说:“你好。” “臣涛,有事情吗?” “老总,我找您签字,报账的。”

  万总给臣涛签了字,交给了臣涛。顺便介绍身边的女人,惠子,以后就是公司的行政经理。臣涛又寒暄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离开的时候,又看了一眼惠子的身影,苗条,身材富有曲线的美丽,让他想起了住在他家里对面的那女人。

  又见美人

  臣涛回到家中,看到对面的灯亮着,窗帘也是拉开的。他知道,那个女人又回来了,心里突然就充满了期待,有了温暖。好像看到那女人出现,臣涛的心里就会在夜里很充实,身边就像是有人在陪伴着他一样,他不用去担心夜里的寂寞。还能消解他内心里的那种想念。

  阳台上等了几分钟,女走到窗边,将窗帘拉了一下,没有完全拉上,这好像特意为方便对面的臣涛,留了一个空隙出来。女人穿了一件雪白的睡衣,隐约中,楚臣涛还看到了睡衣里面那黑色的印痕。他想,这可能是女人穿的内衣,从那印痕来看,应该是黑色的情趣内衣。

  女人出现在客厅一会儿,男人也出现了,手中拿着绳子,还有一些专门玩女人的用具。男人走到女人的身边,几下就把女人的双手反剪在伸手捆了起来,让女人弯身,靠在沙发边上。一会,女人又开始痛得叫了起来。

  臣涛恨死了这个男人,他竟然用如此恶心的手段在夜里去玩弄一个漂亮的女人。到底这个女人是谁,男人这样的折磨她,为什么她就愿意被这男人给折磨着呢。一切都是未知,这让臣涛心里有点气急败坏。

老公偷情妇

老公偷情妇

  最熟悉的陌生人

  早上,臣涛来到公司,老总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。原来她未婚妻要去北京出差,所以麻烦臣涛送她到机场,臣涛答应,之后在接待台小姐的带路下,臣涛找到了惠子的办公室。说明来意之后,惠子微笑着看了他一眼,黑白条纹的紧身裤,紫色的T恤,把她丰满的身材凸显得玲珑别致。挺翘的臀部,高挺的乳房,S型的腰身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完美身段,模特一般的身材。

  惠子说:“臣涛,刚刚万总给我打电话说了,你等我一会儿啊,我收拾一下资料就走。”臣涛看着惠子忙碌的身影,总会让楚臣涛想起对面那跳舞的漂亮女人。但臣涛想,这个女人不可能是对面跳舞的女人,尽管他们的身材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但突然臣涛看到惠子胳膊上的疤痕,不由得心里一震,难道……

  路上,臣涛打趣地说:“苏姐,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姐妹啊。”惠子不置可否,臣涛又说他曾经遇到一个人跟惠子长的很像,所以确认一下,惠子淡淡地笑着说:“我倒是盼望有个姐妹,不过你喜欢那个跟我长的很像的女孩吗?”臣涛说当然了,惠子说那就好,碰见喜欢的人就要珍惜。语气里似乎有忧伤蔓延。

  越界的思念

  送走了惠子,臣涛就回家了,对面阳台的灯是暗的,臣涛知道女人肯定不在,不禁觉得失落。夜深了,惠子发了一个短信过来,这让臣涛有点意外。惠子在信息中问:“臣涛,睡觉了吗?我一个人在外面出差,喝了酒,回到宾馆就睡不着觉。”

  臣涛有点心动,惠子的漂亮和温柔,就是他心里的完美情人。而且惠子会让他联想到对面的那个性感女人,她和惠子有那么熟悉的身影。臣涛赶紧给苏紫轩回信息,能够和这样漂亮的女人在深夜聊天,即使没有在身边,他的心情照样很激动。

  “苏姐,这么晚了,你都还没有睡啊,是不是不习惯呢?”

  “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,有点寂寞。我以为你睡觉呢,没想到你也没睡。你呢,这么晚了,怎么也没有睡觉?”

  “习惯了,苏姐,你真幸福,找了这么有钱的一个男朋友。”

  “是吗,你觉得幸福是怎么定义的呢?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们女人是怎么定义的,对我来说,只要能够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,我就觉得是幸福的。”

  “爱情和面包都有了,才会有幸福。如果你的女朋友跟着你,吃住都有问题,你说,你们能够幸福吗。”

  “苏姐,你现在幸福吗?” “我不知道。臣涛,我们不谈这个话题了,陪我聊其他的吧。”

  就这样,在一个又一个深夜里,臣涛和惠子每晚都会聊天,臣涛突然觉得自己喜欢上了惠子,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她是老总的未婚妻,而且他心里真正爱的还是对面那个女人啊,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。

偷情妇

偷情妇

  验明身份

  半个月之后,惠子如期回到公司,两人终于结束了每晚的电话聊天,但是,却让臣涛养成了一个习惯,那就是每到晚上会下意识地去看看手机,期待着惠子的短信。臣涛心想,自己真的喜欢上惠子了吗?还是,自己喜欢的是对面的那女人,因为惠子的身影长得太像她,由此才生滋生对惠子的感情。

  这天晚上,臣涛洗澡出来,在客厅里看着电视,对面的窗户突然亮了,臣涛又看到了那女人,好像喝了酒,被一个男人送回来的。看着那女人的身影,还有穿的衣服,臣涛越来越觉得,那女人真的很像惠子。

  进到屋里,男人就想去抱着女人亲吻,被女人一把推开了。 男人没有放弃,又朝着女人抱了过去,女人用力的推着。很明显,这个男人想去和女人亲热,可是女人不太愿意。两人发生了不愉快,好像在争辩着什么。男人在屋子里呆了有十分钟样子,多次想对女人调戏,都被拒绝。最后,男人被女人给推出了门。屋里,就只剩下女人一个人,她走到床边,站在窗边朝着对面看着。

  臣涛突然有了一个主意,想来证实一下,对面的那女人,到底是不是惠子。 找出惠子的电话,臣涛躲在门边,观察着对面的动静。奇怪的是,电话在响着,对面那女人还是站在窗户边,也没有去接听电话。

  今天臣涛才见了惠子的,很清楚的记得惠子穿的那套衣服,跟对面那女人穿的衣服一模一样。 她要是惠子话,为什么又不接电话呢。

  女人站了十分钟,就回房间了,然后臣涛收到了惠子的一条短信:我知道你在对面。

  干柴烈火

  臣涛不知道自己看到这条短信是怎样的心情,有激动,有难过,有高兴,也有失落。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了,只是呆呆地坐了一个小时。反倒是惠子打来了电话,你过来吧,我想念你。然后说了楼栋号。

  臣涛没有多想,就去了,不为别的,他还是很想亲自看到惠子和对面的女人是同一个人的感觉,这样困扰在他心中多日的谜题也就解开了。

  房间是他熟悉的格局,臣涛推开虚掩的门,看到泪眼婆娑的惠子坐在沙发上,此刻,臣涛很想问: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,但是看到这幅场景,他还是沉默了。臣涛把门关上,站在那里不动,惠子走过来,一下子抱住了臣涛,吻了上去。臣涛很吃惊,就像做梦一样,之前,每天晚上臣涛都会联想和惠子缠绵的场景,如今,惠子主动上来亲吻他,怎不让他恍惚。

  永远的秘密

  那晚,臣涛和惠子每一刻都在做爱,他们没有说话,没有交流,仿佛只有做爱才是语言,才能传递他们之间的感情,直到臣涛累得睡着了,他才想起要问惠子,你是谁,那个男人是谁,为什么要那样对你。

  但是第二天早晨,当臣涛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空无一人。他跑到公司,也没看到惠子的神经,总监说,惠子和老总分手了,不知去向。臣涛一天都精神恍惚,也许他能猜到些什么,但是他又不能确定自己的想法,那个男人是老总吗?惠子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?她为什么要和他做爱?她为什么又要选择离去?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一个谜。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